Back to FOTM

Jivamukti Focus of the Month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yadā yadā hi dharmasya glānir bhavati bhārata abhyutthānam adharmasya tadā‘tmānaṁ sṛjāmy-aham

Whenever there is a decrease of righteousness in the world and unrighteousness seems to be on the rise, The Lord of mercy and compassion manifests to bring balance.

每当世间的正义逐渐消失,邪恶增长之际,慈悲与怜悯的神性显现为我们带来平衡。

BG IV.7

Audio translation of BG IV.7 provided by Manorama.

“We control matter because we control the mind. Reality is inside the skull.” –George Orwell, Animal Farm

 “ 我们之所以能控制世界是因为我们能控制意识,真实存在于我们的脑子里 ”         – 乔治欧尔文(George Orwell)-

“For if you kill me you will not easily find another like me, who, if I may use such a ludicrous figure of speech, am a sort of gadfly, given to the state by the God; and the state is like a great and noble steed who is tardy in his motions owing to his very size, and requires to be stirred into life. I am that gadfly which God has given the state and all day long and in all places am always fastening upon you, arousing and persuading and reproaching you.” —Socrates

动物农场 (Animal Farm)    “ 如果你杀了我, 要再找到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并不容易。 用一个可笑滑稽的方式来比喻,我就像是只烦人的牛虻,而神把我指派给这国家;这国家好似一匹高贵的骏马,因为身形巨大而动作迟缓,需要一些生活刺激来使它活络。我就是神派来的那只牛氓,整天缠绕你们飞来飞去,四处唤醒、说服、谴责你们。 “ – 苏格拉底

(Socrates)  群体迷思(Groupthink),意指群体在做决定过程中,群体成员不被鼓励使用富有创造性及个人责任的方法。群体成员会避免提及具有争议性的话题,或提出解决问题的替代方案,而导致个人的创造力、独特性及独立思考能力丧失。这个说法是从欧尔文的小说:1984,反乌托邦社会中的“双重矛盾思想”
衍生而来的,小说中的人们无时无刻皆受到电幕的监视,人民们也同时扮演着极权主义社会中监控的角色,故事中老大哥是个受到人民许可,能极权控制所有人民互动的政府领导。群体迷思的特色:不受击破的妄想错觉;不得受质疑的信念;反对即是懦弱、存有偏见、 无能或愚蠢的刻板印象;对于脱格、与一般不同想法的自我约束; 全体一致的幻想;遵从行事的压力;公正领导的缺乏;失败、自尊心低落成形;道德上进退两难的压力; 高度凝聚力导致失去了个人化。在过去,群体迷思被引用在荒谬的政治决策及邪教行为, 近期则是在男性、女性的二者互动行为中被提及,当今社会,随着网路成为群体行为和控制的终极成瘾媒介,群体迷思已不再是特例,而是成为常态了。像病毒迅速扩散般的疯狂转载,这个说法实在贴切,每当一个想法,姑且不论好或坏的,都可以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或几天内,感染成千上万人的思维,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四处贴载流窜…


“ 我发现自己最近不断的在思考社群媒体,尤其是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是否已构成一个民众对话的工具,我目睹或是亲身体验到的网路攻击次数十分惊人, 而且已经到了我几乎不回应脸书(Facebook)及推特(Twitter)留言的地步了。” 1       乔治欧尔文(George Orwell)在1946年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把他对于极权主义的反抗及警示写成了1984一书: “ 政党,即是我们,控制了所有的经历,还控制了所有的记忆,那么我们也控制了过去,不是吗?” 2
      我没有iPhone,我也从未拥有过, 因此我像是台摄像机般,以旁观角度看着大家在手机上聊天、 规划行程、 追踪即时消息、还有抒发个人的意见。我倒是有台电脑,我也很清楚可能会有人,在远端控制着我的摄像镜头监视着我(所以我总是把镜头遮盖住)。这世上的正直正义已在不祥的消逝中, 人们似乎也容易受到情绪感染,甚至为了顺从群体潮流

而倾向牺牲自我意见。社群媒体上的虚假关系,以愤怒与仇恨取代了真诚觉醒的慈悲与怜悯,人们逐渐对于触摸以及被感触有着恐惧。      ” 在美国,不论是以桌上型电脑或是行动装置上网,有将近20%的网路时间是花费在社群网站上,光是脸书(Facebook)就占了14%;
耗了这么多时间,我们可以说脸书(Facebook)及推特(Twitter)这样的社群平台,占据了我们生活很大一部分。但问题来了,社群网站到底对人们的思维有着怎样的冲击影响? 明确的说, 会激起群体迷思吗?” 3        十八世纪有位叫杰瑞米边沁(Jeremy Bentham)的老兄设计了一座环形全景的监狱(panopticon),这座全景敝视的监狱能让一位守卫同时监看多个服刑中的囚犯,但现今的情况完全不同了, 每个人都被许多双眼睛监视着。我们有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 IoT)能从厨房家电、汽车、智慧型电表、摄像机以及许多的嵌入式电子产品、软体、感测器、触动器及连接器,来记录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层面。这些纪录都被放在“
大数据”(Big data)的云端储存里,等着行销公司、骇客、政府机构或是有心人士来取用,不论是你信用卡上的晶片、或是植入的心脏监测器, 这些网络实体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 CPS)已经完全夺走我们任何拥有隐私的机会。你素食汉堡上的条码能连结到你的冰箱,进而影响你网路浏览所出现的广告,这感觉起来,你或许还不太觉得被受侵扰;监控你的睡眠周期、和电子产品的使用纪录,可能也让你感觉不是那么地要紧, 但随着它们越来越普及,不受限制甚至被滥用的情况下, 这些监控技术的结合使用,势必会改变我们的个人自由。
     你上的瑜伽课是否让你遭遇到群体迷思?你的瑜伽老师是个害怕触摸或是被感动的这类型代表人物吗?      瑜伽课是个即时、真人参与的群体活动, 用意是让人们能暂时从过度的自我聚焦中喘口气,颂扬每一人在宇宙中的独特存在。课堂中,我们与超我意识一起移动, 瑜伽课当中的群体,让人们从物联网中稍微解脱,开启感官大门,瑜伽练习其实是神性与瑜伽仕之间的对话。      网路世界里,我们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进行思考,是虚拟、孤立且大多是匿名的体验,网路使我们关上了感知的能力, 并把每个独立个体笼罩在从众的阴影下。社群网站为我们营造出拥有朋友的感受,
却不用负担友情所带来的责任,社群媒体上的会员们所看到的网路世界,是透过虚假的共识效应而产生出的假象,会员们于是戴着这样的滤镜去凝视他们自以为的世界,透过如此的大众集体自恋行为,网路世界促产了触动不了任何人的群体迷思。      群体迷思蒙蔽了真实,瑜伽的思维能帮助揭露真实, 当人们重拾只属于个人的资讯数据,当人们舍弃小我而成就真正的宽宏并无所畏惧时,慈悲与怜悯的神性也将会在那时显现。 教学提示礼仪在社群媒体已不复存在乔治欧尔文(George Orwell),1984, 第204~205页。社群媒体是否会形成群体迷思?有几个能避免在课堂中群体迷思(Groupthink)发生的方法:提供不同的观点及多样化的选择、营造愉悦美好感受、鼓励客观严谨的评论、相较于自己的,多倾听学生的感受、
鼓励多聊聊彼此的个人生活、瑜伽课程内容以外的谈论、多提出异议,从反面角度来探究问题、 不要介入学生的体验(像是说“ 你应该感觉到解脱、兴奋或是平衡和谐….等等的话)。与学生讨论对外的依赖关系(像是:毒品或是科技成瘾)以及像是瑜伽这样的独立关系(如同你自己学习到的内在连结或是自我独立的技巧)之间的区别。带领学生做拜日式(Surya Namaskara)一次,接着让学生们自己独立练习数次。给予学生时间让他们向隔壁垫子上的同学做自我介绍。课程结束前,让学生们有 “瑜伽仕的选择 ” (Yogi’s Choice),让学生自选一个体位法带入当日的练习。每次课程都教导The
Magic Ten and Beyond 书中的一小部分,直到学生能熟记并能独自练习为止,鼓励学生们发展不受时间、空间局限的行动式练习与独立性,同时记住他们真实的团体练习的经验,才能摆脱他们个人自我上的限制。再次阅读乔治欧尔文(George Orwell)的1984与动物农场(Animal Farm)这两本小说,并于课堂中朗读及讨论书中摘要。